責任在于日本政府和日本社會(中文繁体字)


是誰逼迫受害者?
“我們和老人像家人一樣互相陪伴三十年。尹美香前代表辭職,老人時常感到不安,也時常感到焦慮。而我們到現在也還沒能解決日軍性奴隸製度的問題。老人對現狀的失望憤怒,我們只能接受,由衷地道歉。雖然不是我們的本意,我們卻還是傷害了李容沫老人的心。”
解決日軍性奴隸問題的團體“正義記憶連帶”(簡稱“正義連”)的代表李娜永,于5月11日在新聞發佈會上先對李容沫老人(Harmoni)進行了道歉。在此之前,日軍“慰安婦”受害者李容沫老人于5月7日在記者會上錶示,“不再參加星期三活動”“尹美香先要解決這個問題,纔會去國會議員”等等。正義連對此表示了歉意。

但是,真正要道歉的是誰? 李容沫老人本來是針對誰纔焦慮不滿的呢?

30年來,日本政府一直沒有迴應受害者的聲音。受害者們要求日本政府承認受害事實和真心的道歉,要求基于事實的賠償,並深入調真相,正確地教育年輕人。將受害者訴求置之不理的日本政府,才是把她們逼到今天地步的罪魁禍首。我們作為日本公民而力不能及,沒能讓自己的政府負該有的責任,我們深感慚愧。

韓國部分媒體應立刻停止惡意報道

但是,部分韓國媒體為了誹謗前代表尹美香及正義連,利用了李容沫老人的痛苦訴求。關于李容沫老人提出的問題,尹美香和正義連一再明確地解釋,這些媒體卻還在繼續有偏見的報道。惡意報道甚囂塵上。我們不能袖手徬觀。尤其是關于2015年日韓協議,媒體“懷疑”尹美香隱藏事先知道的協議內容,我們不能容忍尹美香被冤枉。因為我們團體‘日軍“慰安婦”問題解決全國行動’與尹美香她們共同努力過來,所以就對協議前後的情況相當清楚。報道說前代表尹美香事先知道日韓協議的內容,但隱瞞了受害者。這些不實的報道來源于,當時韓國外交部官員慌稱:“尹美香女士事先了解協議內容,但宣佈了這項聲明後,她態度驟變,反對協議”,“外交部事先與受害者們商量15次”等等。關于這個問題,民主黨5月10日發佈評論,進行了簡單的解釋:

“朴槿惠政府之下,外交部在12月27日下午日韓局長級會議上決定了關于日韓協議的所有事項。沒有事先與受害者及相關組織協商。當天(27日)的晚上,外交部把部分協議內容在保密協議的前提下單方面透露給當時‘挺對協’常任代表的尹美香。通知的內容包含:1.日本政府深感責任;2.謝罪反思; 3.日本政府財政預算出資,沒有包括不可逆轉的解決,在國際社會上韓國不再提及‘慰安婦議題’, ‘拆除少女像’等內容。所謂的‘事先磋商’只是外交部農曆新年的問候而已。”

到了已經不能問受害者意見的前一天深夜,外交部才告訴了尹前代表部分協議內容,可還瞞著她一部分她會反對的事實。這才是“事先咨詢”的真相。我們當時詳細地分享了情況,記憶猶新。關于此事,大韓民國外交部現在以“如2017年對日韓協定的核查中所述”的說法,認同了前代表的主張。

此外,我們要抗議的是現在的瘋狂的報道。現在新聞焦點已經偏離了李容沫老人原來的發言,侵犯了個人隱私。我們呼籲媒體立刻停止發佈踐踏人權的報道,和沒有根據的假新聞。 
再者,這些韓國部分媒體的扭曲報道,有可能會阻礙日本政府和日本社會正視歷史,使得日本很難實現未來的和平。

為了消除性暴力,建立和平,我們會繼續共同努力。

正義連的運動是世界公民共同建立的運動。日軍“慰安婦”受害者們通過吐露自己的痛苦,警示世界不要讓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。她們給戰時或日常生活中遭受性暴力侵害的女性們勇氣和希望,也教導我們牢記歷史、繼承記憶才是預防再度發生性侵害的方法。我們‘解決日本慰安婦問題的全國行動’支持日軍“慰安婦”受害者,我們將與她們同力協契、風雨同舟。尹美香以後會在韓國國會努力實現社運中的目標,正義連也會繼續前進。我們對她們的決心在此表示極大的信任和支持。
我們會繼續共同努力,團結走下去。

最後,作為日本公民,我們謹嚮以李容沫奶奶為代表的各國受害者,包括已故的受害者們,表示歉意。我們深知受害女性們的迫切心願,卻未能讓日本政府履行自己的責任, 我們慚愧得無地自容。我們的目標與李容沫老人一致,今後我們也會永遠站在老人的身邊。



2020年5月13日

解決日本慰安婦問題的全國行動